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75 讓人心動的報酬(下)

就在楊晨向自己的四位妻子講解乾坤和合大法的奧妙的射候,太天門的少門主李力亨也在向門主和其他幾個核心長老講述自己昏迷之前的感受。
  在李力亨的記憶中,昏迷之前,自己仿佛處于一個電閃雷鳴的世界當中,到處都在毀滅,都在粉碎。周圍的一切,都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
  尤其是在昏迷之前的最后一刻看到的那一幕,一條活生生的白龍,在自己被雷電粉碎之前,一口將自己吞下,那個熟悉的前輩的聲音,今后一輩子他都無法忘懷。
  “讓你提升修為?”李門主咀嚼著那個前輩傳遞的消息。李力亨是把所有的一切和盤托出的,一句話都沒有遺漏,所以,最后那個前輩留下的半句話,委實是值得玩味。
  “老夫有很多……,”這是什么意思?有很多什么?功法?還是心得?又或者是經驗?那個前輩話沒說完,但表達出的意思卻實在是太讓人心動了。如果只是李力亨的訴說的話,可能不會讓李門主和其他幾位核心長老如此的重視。但是,當時的情形是,太天門少門主李力亨所住的小院,如同遭受了天劫一般,除了李力亨之外,其他所有人,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化為了齏粉。方圓二十丈內,除了李力亨之外,再沒有留下一個活物。
  最詭異的是,哪怕是盡在數百丈之外的幾個正在交流修行心得的大乘期長老,也沒有察覺到任何靈力肆虐的痕跡。反倒是感覺到一股君臨天下一般的強橫神識掃過,他們幾個大乘期的長老,都被突如其來的這股神識下的差點跪倒在地。
  少門主的院落當然安排在核心區域。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那股一閃即逝的強橫神識也被數百丈方圓之內的所有高手察覺。
  可惜的是,大乘期高手尚且嚇得差點跪倒,那些普通的元嬰高手,當場就出丑。只是瞬間,就嚇暈了十幾個,剩下的都是魂飛魄散的呆在原地,好久才恢復正常。
  李力亨一個金丹期的后輩哪怕太天門上下加起來為他一個人作弊,都無法讓幾個大乘期長老有這樣的感覺,也無法把這個區域中的其他人嚇成這樣。更何況,李力亨根本就沒有作弊的可能。
  包括門主在內的不少長老都親身經歷了那一瞬間恢復神智之后大家猜測來猜測去,唯一的解釋就只有一種,那個發出神識的前輩,絕對不是這個世界的高手。當然,得出這個結論的,也只有門主和幾個核心長老其他的人全部都被蒙在鼓里。
  這一件發生在太天門內部的簡直如同小型災難一般的大事情,徹底引起了所有高層的注意。那些不知道緣由的高層們也從中嗅到了一絲非比尋常的氣息。
  整件事情被高層用最強硬的命令壓了下來,所有知曉此事的弟子,全部都是用心魔起誓,絕不外傳,而冇且禁止討論。事發倉促,高層連最基本的解釋都沒有,就急急忙忙的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許多普通長老都隱約的意識到,或許少門主李力亨并不是像大家猜測的是李門主的私生子。
  高層之所以如此的看重李力亨絕對和這件事情有關。頓時間,許多人對李力亨刮目相看,再不敢如以前那般,在他背后說什么壞話也不敢私自猜測。都是心懷敬畏的等著,看看少門主會帶來怎樣的驚喜。
  那個不知名的前輩要李力亨提升修為在這個要求上,誰都沒有理解錯誤。所有知情人都是一致的認為,那位前輩要李力亨提升的,絕對是跨界煉神大法的修為。
  這一下,太天門高層頓時間開始尷尬起來。想要提升跨界煉神大法的修為,首要的條件是先解決李力亨動不動就無端昏迷的麻煩。而要解決這個麻煩,就必須要用到凝神丹。
  尷尬的地方就在于此,雖然太天門已經花了大血本,用七品火種換到了楊晨凝神丹的丹方,而且藥堂的高手也一致認定丹方是真的,楊晨也用心魔起誓這丹方是真的。可偏偏是丹方在手,藥材在手,凝神丹卻煉制不出來。
  楊晨閉關一晃就是十八年,加上前面研究的幾年,太天門藥堂的數十位高手,單是研究這個凝神丹的煉制方法,就已經研究了二十多年。結果卻是讓高層很是吐血,幾乎可以說一無所得。之前購買丹方是為了什么,還不就是為了擺脫對楊晨的依賴。但現在整個事情繞了一個大圈子,然后太天門的高層卻無奈的發現,最終還得求到楊晨的頭上。
  且不說楊晨會不會同意在短時間內為太天門煉丹,光是這個煉丹需要付出的代價,就絕對能讓家大業大的太天門都感覺肉痛。
  高層們對于藥堂的一干廢物們簡直是切齒痛恨,這么簡單的事情,丹方在手,藥材在手,竟然連個破丹都煉制不出來,宗門真是白白的養活了這群廢物。
  當然,這話只能在心里想,不可能說出來。但李力亨院落里發生的事情,卻讓李門主和核心高層們都下定了決心,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也要讓楊晨煉制出足夠的丹藥。
  再大的代價,也值得,只要能夠和那個前輩建立起聯系,不管是修行還是煉丹煉器,都能夠得到前所未有的指點。純陽宮成為唯一一個超級門派的時間,似乎已經可以預期了。這可不是李門主一個人的臆斷,而是所有知曉內情的核心長老們的共同認識。艱巨的任務當然是又落到了和楊晨打過多次交道的外事堂堂主毛啟的身上,這種事情,毛啟當仁不讓。而太天門的高層們給毛啟的授權是,不計代價,只要能做到,就答應楊晨。
  只是,毛啟在接受了任務離開的時候,臉色卻沒有那么輕松。離開的身影看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要慷慨赴死的壯士,只差口中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