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76 楊曦的機會(下)

不過,妖魔大陸可不是說去就能去的。別的不說,光是路上來回,就算楊晨現在晉升元嬰飛梭的速度更快,但估計下來也要十年。這還不算歷練的時間,所以,要走的話,至少要五十年朝上。
  況且,這還不算幾人晉升元嬰之后,必須要回到宗門留下本命玉牌。元嬰老祖對哪個宗門來說,都是寶貝,可不能隨便就損失。留下本命玉牌,能夠知曉自家的元嬰老祖的生死,同時在必要的時候,也能靠著本命玉牌追蹤自家元嬰弟子的下落。
  這是所有晉升元嬰老祖而且有宗門的弟子必須走的步驟,楊晨也不例外,四女更是如此。所以,回宗門一趟是在所難免的。
  各人在宗門都不是單獨一個人,每個人都收了徒弟,所以,指點徒弟也是必須要做的功課。零零總總這些事情算下來,至少也要個幾年的時間。
  是以,去妖魔大陸只是楊晨一家人的計劃而已,暫時還無法付諸實施。不過,有一件事卻是要馬上要做的。
  龍族藏寶庫從龍珠被哮天收取之后,就再沒有了留在這里的必要。楊晨手中已經有一個龍宮,自然也要把這個收取,和龍宮融合在一起。
  哮天吞下了龍珠之后一直在沉睡,楊晨控制著龍塔,放到了自己龍宮的八角形基座之上,隨后,借助哮天的身軀來控制龍宮,開始融合龍宮藏寶庫。
  已經是元嬰修為。控制起來更是容易,整個過程雖然要借助哮天,但哮天是自己的靈寵,還在昏睡之中。楊晨的意識遙控并不是太困難。
  唯一困難的是需要大量的靈力,不過在完整的東海海圖上,根本就不存在靈力不足的問題。再有眾女的幫忙,收取藏寶庫只是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就完成。
  至此。東海之內除了一些海底靈藥之外,再沒有楊晨需要特別關注的東西。楊晨放出了飛梭,帶上了四位夫人,找準方向,向著距離最近的碧瑤仙島飛去。
  飛梭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甚至超越了之前飛梭加上分水翅的速度。從這里趕到碧瑤仙島,也不過就是兩三個月的時間就到達,比起以前。足足快了一倍。
  石珊珊的回歸,直接在碧瑤仙島引起了轟動。之前胡謙義的事情鬧的太大,以至于全天下的修士幾乎都知道,寒梅仙子被廢掉了修為,而且還身受重傷。
  所有見過石珊珊當時狀態的人,雖然嘴上沒有說,但心中都是覺得,石珊珊已經沒救了。當然。有楊晨這個未婚夫,說不定能夠保住性命,恢復傷勢,這一點上倒是沒有人懷疑,說不定還能重新修行。
  但是說在短時間內讓寒梅仙子恢復修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根本不用說,讓寒梅仙子修為更上層樓了。
  見過石珊珊的人幾乎一百個里面有九十九個半是這種態度。所以,當石珊珊重新站在大家面前,不但傷勢盡愈,而且還成功晉升元嬰老祖的時候,直接讓一大堆人呆在原地半天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良久之后,還是澹臺島主和幾個大長老最先恢復過來。石珊珊的師父宋環更是一步搶到了石珊珊面前,驚喜交加的恨不能雙手就在當場摸索一遍石珊珊,以便確定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其實石珊珊的元嬰老祖氣息一釋放,在場的所有人就已經知道,石珊珊已經晉升了元嬰。既然晉升了元嬰,那之前的傷勢也好,修為也好,自然是全好了,根本不用什么檢驗。
  但之前留下的概念實在是太讓人絕望,所以才會有碧瑤仙島一群高手這般失態的行為。震驚之后,剩下的就是濃濃的驚喜。
  寒梅仙子石珊珊,可以說是宗門資質最好的弟子,她的恢復,幾乎就宣告了這一次宗門完全是沒有損失。
  不僅如此,石珊珊成功的恢復,也意味著在她的夫君楊晨面前再次有了一席之地。一個五品煉丹師的女婿,絕對能讓碧瑤仙島的高層們從睡夢中笑醒,雖則她們早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睡覺是什么滋味。
  當然,石珊珊現在已經是人婦,這一點大家都看了出來。但那又怎樣,要不是如此,能把楊晨牢牢的抓住?
  太天門這一把可虧大了,不但負擔著名聲上的損失,而且還折損了一個大乘期的胡謙義,順便還有一個太上長老加上數十名元嬰數百名金丹,要是算上之前太天門的賠償的話,太天門簡直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誰都明白,這樣的奇跡是誰造成的。本身就是嬌客,現在又是石珊珊的救命恩人,楊晨理所應當的成為了碧瑤仙島最尊貴的客人。包括澹臺島主在內,對楊晨都是禮敬有加,上上下下,越看越喜歡。
  楊晨的其他三個妻子,自然也是受到了隆重的接待。石珊珊則被她的師父宋環拉著急匆匆到祖師殿去拜祖師,同時到傳英堂留下本命玉牌。
  碧瑤仙島上下,幾乎因為石珊珊的強勢回歸而大肆慶賀起來。后來還是在幾位大長老的勸阻之下,這才沒有大張旗鼓,只是高層簡單的慶賀了一下。
  能把頻臨死亡線上的石珊珊拉回來,而且不但傷勢盡愈,修為還更上層樓,如此的神醫,怎不讓人瘋狂的吸納綱要親近?
  更何況,楊晨手中還有一種大殺器,駐顏丹的效果,碧瑤仙島的高層當中至少有五個已經體驗過,算上石珊珊,那是第六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這些女性修士們能夠刻意維持住高手的形象,已經是堪比和太天門應戰的難度了。
  在迎接貴賓的貴賓堂當中,澹臺島主已經恢復了平靜,詳細的問了問這些年楊晨和眾女的經歷。楊晨也沒有太過于詳細但也不是一筆帶過,大概的說了一些經歷,這才應付過去。
  末了,澹臺島主很是鄭重的問道:“楊晨,駐顏丹,要怎樣才能出手煉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