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482 主動解決麻煩(上)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家伙們身上都帶著殺意,而且刻意隱藏,心懷不軌。對上這種人,楊晨是絲毫不會客氣的。
  倒不是楊晨現在已經變成一個不問青紅皂白,上手就殺人的修士。而是除了這批人之外,還有一個更加讓人忌憚的組合隱藏在不遠處。
  “哪位高人在此,還請現身!”楊晨沖著稍稍偏轉一點的方向虛空中拱手一禮,大聲的喝道。
  “果然是瞞不過你。”一個溫和的聲音忽的鉆進楊晨的耳中,隨即,三個人就憑空出現在虛空當中。
  領先說話的那個中年人,元嬰后期,五綹長髯,國字臉,豐神如玉,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大人物。而他身邊那兩個更是驚人,分明是兩位大乘期的高手。
  要不是他們身上沒有釋放出一絲的殺氣,楊晨說不定早已經出手。此刻三人現身出來,也不由得讓楊晨一陣驚訝。這是怎么了,好像是個人都能夠追查到自己行蹤了。
  “老朽邵文宣,見過楊大師!”中年人沖著楊晨一拱手,自己先把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
  “晚輩見過邵宗主!”對方自稱邵文宣,楊晨嚇了一大跳,這可是五行宗宗主的名字。隨身還帶著兩個大乘期高手,估計除了這位邵宗主,等閑人等哪里敢隨意冒充?
  “楊大師不必多禮。”邵文宣微微擺了擺手,先自告罪道:“來的魯莽。藏的失禮。還望楊大師海涵。”
  能讓五行宗的宗主親自出馬等著自己,那一定不是什么小事。這一點楊晨可以斷定,不過,他怎會和那一批不上臺面的家伙距離如此之近,卻是讓楊晨始終不解的。
  “最近老朽得到了一宗法寶,可以探知楊大師的方位。”仿佛看穿了楊晨的疑惑,邵文宣笑著解釋道,隨即手上出現了一個羅盤。
  一看到這個羅盤,楊晨就知道,這是太天門弄出來的事情。這分明就是太天門用來追蹤李力亨留在自己身上的那個神識印記的羅盤。怪不得之前神識印記還微微的抖了幾下,楊晨還以為是李力亨試圖想要聯絡那個不存在的“前輩”,不料卻是這羅盤在搗鬼。
  這種羅盤,一向是太天門在內部使用。怎會落到了邵宗主的手上?楊晨很疑惑,但眼下卻不是他解惑的時候,邵宗主找上門來,絕不是為了給他解釋的。
  “前輩有事還請吩咐。”對方既然在路上堵自己,估計有些事情是不太容易拒絕的,還不如主動一些。楊晨馬上沖著邵文宣恭聲說道。
  “大師,老朽就是想驗證一個傳聞。”邵文宣見楊晨如此上道,也不多廢話,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這次,楊晨沒有接話。而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邵文宣直接繼續。
  “老朽在太天門也有幾個朋友。”邵文宣微笑著,臉上絲毫看不出來什么情緒,語氣不急不緩的問道:“據他們說,楊大師曾經賣了幾個丹方給太天門?”
  “的確有這回事。”楊晨一聽是這件事情,馬上了然。對方肯定打的也是問心丹丹方的主意,也不等對方后續問出,楊晨直接回答道:“凝神丹,這是他們少門主李力亨要治療神識之用。另外就是問心丹和調和大乘期內丹毒性的丹方。”
  如此開門見山的承認自己賣出過問心丹丹方,讓邵文宣和兩個大乘期長老很是一怔。這么簡單?那個調和內丹毒性的丹方。幾個人一琢磨,馬上就明白過來,那是奪天丹的丹方。
  原以為楊晨還會百般抵賴一番,現在楊晨這么痛快的承認,倒是讓三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楊晨承認了更好,他們本來不就是打著這個主意嗎?
  “問心丹的丹方。大師你也肯賣?”邵文宣當場就有些驚喜的問道。不光是邵宗主,他身邊的兩個大乘期高手都是同樣驚喜的表情。
  “只要價碼合適,絕對沒有問題。”楊晨笑了笑,沖著邵宗主和兩位大乘期長老解釋道:“晚輩從一開始就說過的啊。”
  三人再次一怔,楊晨什么時候說過這種話?隨即一個大乘期長老反應快,馬上就從奪天丹的事件中想起,當時楊晨就是拿著調和內丹的丹方作價外賣的。大家只是想當然的以為問心丹的丹方珍貴,一定不會出賣,根本就沒有往這上面想。
  很快三人都明白了過來,互相對望一眼,正要問什么的時候,楊晨卻主動開了口。
  “如果前輩想要買問心丹丹方的話,晚輩有句話不吐不快。”楊晨很是認真的說道。
  “愿聞其詳。”邵宗主馬上睜大了眼睛問道。事關問心丹的丹方,楊晨就算是說廢話,他也會洗耳恭聽。
  “從性價比來說,買丹方是得不償失的。”嘆了口氣,楊晨很是有些無奈的說道:“還不如直接買成品丹藥來的合適。”
  “這卻是為何?”邵宗主登時間有些不解,很是疑惑的問道。不過態度卻一直還不錯,楊晨既然沒說不賣,那就一切都好商量。他也樂意知道一些楊晨這么說的理由。
  “沒有五品煉丹師,拿著丹方也沒用。”對方勉強算是偏向于純陽宮一方的,和太天門也有對立的理由,楊晨很是痛快的解答了這個問題:“不過,毛堂主在買丹方之前,晚輩沒有和他說這句話而已。”
  邵宗主聞言,頓時間臉色有些不自然起來。楊晨這話相當于告訴他,還是不買為妙。而太天門,顯然是做了一個花費了大價錢買丹方但卻沒辦法煉制的冤大頭。
  五行宗在太天門當中,當然有一些內應,否則也不會探知這個消息。甚至他們也能夠隱約的打探到太天門大概是花了什么樣的代價。如果真的是楊晨所言的話,那的確是買丹方不如買丹藥了。
  一時間,邵宗主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楊晨這話里話外的意思,很明顯是把丑話說到前面,以后有什么不愉快,也不能找這個后賬。
  問題是,這問心丹的丹方,五行宗到底是買還是不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