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484 上古密地(下)

八種七品火種,分別是五行宗,乾坤門,丹鼎門各自兩種,加上碧瑤仙島和青云宗各自一種。如果加上前面太天門送來的三種,純陽宮祖傳的純陽真火,楊晨現在手上已經有了十二種七品火種。
  前世楊晨不過是得手一種五品太陽真火,就已經成就大羅金仙,今生擁有這么多的高級火種,陰陽焚天火這種傳說中的火焰如果真的成功,楊晨都有些不敢想象,日后自己的陰陽焚天火會有怎樣的威力。或者太上老君丹爐里的三味真火,也無法和自己的火焰抗衡吧?
  十二種七品火種到手,也意味著陰陽焚天火在凡間小成再次邁進了堅實的一步。而同樣的,這也是楊晨近年來做的最大手筆的一筆交易。
  不是沒有人問過關于奪天丹的丹方,但是,相對問心丹來說,用那么大的價碼來購買一千多個小丹方的組合,未免有些不值。不是每一個宗門都是太天門,也不是每個大乘期高手都能出得起這個價格。
  相對于購買丹方來說,到楊晨這里求丹反而是更加的便宜許多。不管是問心丹還是調和奪天丹丹靈的丹藥,楊晨出手一次,也不會出現七品火種這種嚇人的價碼。而大多數人所求的,也不過就是一顆丹藥而已,不值得擁有丹方。
  丹方出手之后,暫時來說,有不少人也放棄了對楊晨的追蹤。追殺楊晨為的是什么。不就是這些丹方嗎?現在這么多宗門都有丹方,可以用各種辦法來得到,沒必要采用最極端的那種。說不定拿到丹方最后還得求到楊晨頭上,現在結個善緣日后也好相見。
  從各大宗門的態度上來看。楊晨猜測,四大宗門應該是已經知道了仙界的變化。這樣一來,太天門一家獨大。其他宗門也就有了聯合起來共同對付大敵的可能性。不管怎么說,對楊晨來講。這是一個好消息。
  天庭變化的事情,楊晨終于找了個時間,和純陽宮的掌教宮主和幾個核心長老秘密的說了一下。眾人絲毫沒有懷疑他是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反正上一次太天門接引陣法爆炸損失慘重的事情大家心中都有數,消息的來源,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解釋。
  這個消息對于純陽宮來說,好壞參半。壞的方面,太天門既然想要在凡間也成就玄天門那般的霸業。自然要對純陽宮等各家門派瘋狂打壓。好的方面是,也正因為如此,太天門將面臨大家聯合起來反抗的壓力。
  基于目前純陽宮和碧瑤仙島青云宗的合作關系,純陽宮暫時來說還不會是太天門的第一波打擊對象。對太天門來說,其他四大宗門才是他們真正的競爭對手。
  具體的事情,掌教宮主和長老們會處理。不管怎么說,增強己方的力量,這是不二的法門。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沒有壞處。
  這邊楊晨賣丹方賣的歡,那邊太天門卻開始調查為什么楊晨要賣丹方。只掌握在自家手里和所有宗門都掌握,那是不同的概念,無論如何太天門也要弄清楚的。
  很快,太天門的高層就接到消息。有人在外面黑市上大肆售賣可以定位楊晨的羅盤,而且拿到了一個羅盤的樣品。
  一看到這個羅盤,門主和幾個高層馬上就看出,這是某個長老的手筆。發現這一點之后,太天門的核心高層大怒,怎么除了胡謙義之外,還有人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打楊晨的主意?
  楊晨的主意不是不能打,而是現在不能打,至少在李力亨徹底痊愈之前,決不能輕舉妄動。楊晨說五十年能痊愈就能痊愈?要是他說謊怎么辦?難道出了胡謙義的事情之后,還指望楊晨幫你治病的時候也要用心魔發誓不成?
  那個制作羅盤的長老當即被召到了一干高層面前,嚴厲質問。煉器長老本身也很冤枉,這是少門主李力亨要求煉制的,而且煉制之后都交給了少門主,他只是遵照執行而已。
  一聽是李力亨的要求,李門主頓時間有一種怒其不爭的感覺。說一千道一萬,宗門針對楊晨,那是因為楊晨的存在威脅到了宗門在某些優勢上的獨霸,而且他的存在會影響到其他競爭對手,給太天門造成不便而已,純粹是出于宗門的考慮。
  這里面除了一開始李清辰的手段是出于私怨之外,其他的行動都不是因為和楊晨有什么私人恩怨。
  哪怕是太天門,號稱道門第一大派,對于弟子們的品行也是要求十分嚴格的。胡謙義做事不地道,其中就有大家覺得他恩將仇報的緣故在內。現在李力亨的這種行為,和胡謙義又有什么區別?
  難道堂堂太天門的少門主,竟然是一個不知好歹,恩將仇報的小人?那照這個趨勢下去,今日里李力亨能夠出手對付為他治傷的楊晨,明日里說不定就會轉手對付太天門。
  當李門主出現在李力亨面前的時候,李力亨正在享受著楊瀾的伺候。美酒在手,美人在側,端的是神仙一般的日子。突然看到李門主,李力亨嚇得直接打翻了面前的桌子,然后急急忙忙的從榻上爬起來給門主見禮。
  李門主只是左右一掃視,冷哼一聲,怒喝一句:“都給我滾出去!”
  周圍的奴仆們連一個出聲的都沒有,低著頭飛快的退了出去。連衣襟半解的楊瀾也是匆匆起身,躬身移到了門主的身后,這才飛快的逃離了這個屋子。
  砰,一個羅盤被直接扔到了李力亨的面前,在地上滾了兩下之后,正好倒在李力亨的手邊。
  “說,這是怎么回事?”李門主強壓著心中的憤怒,向著李力亨問道。要不是李力亨現在身負宗門興衰重任,李門主都想要一掌將他擊斃。
  “這是弟子做的。”李力亨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后,馬上就回答道,一點都沒有否認。
  “還算你有點擔當!”李門主冷哼一聲,隨即問道:“為什么要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