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85 收取壬水靈液(上)

“那楊晨仗著自己五品煉丹師的身份,敲詐勒索宗門多次,弟子看不過眼。”李力亨一邊回答,一邊小心的抬眼望著怒氣沖沖的李門主。
  李力亨的小動作,李門主感受的一清二楚。不過,李力亨的話卻也多少說中了一些李門主的心坎,所以他的態度也稍稍的有點軟化,不再是那般的憤怒。
  “這就是你忘恩負義,恩將仇報的理由?”雖然李門主的語義當中還是十分的嚴厲,但是語氣卻已經緩和了下來。
  “弟子只是想要教訓教訓他。”李力亨雖然人不怎么聰明,但在迎合門主上還是有獨到的天賦,也不分辨,只是照實的說了一句。
  “愚蠢!”一想到問心丹現在已經不是自己一家和楊晨擁有,李門主頓時間又是心頭一股火起,忍不住大罵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神識的麻煩,還要楊晨幫忙煉丹解決,現在得罪了他,以后他還會出手幫忙嗎?”
  “他不是已經給了足夠的凝神丹,而且吃完肯定痊愈嗎?”李力亨大驚,要是自己的神識麻煩不能夠解決的話,自己現在的一切,豈不是要灰飛煙滅,被徹底的打回原形?
  享受了這么多的日子,再讓他回到以前那種戰戰兢兢的生活,李力亨是打死都不愿意的。李門主的提醒讓他忽的察覺到了那個重要的問題,如果楊晨撒謊了怎么辦?如果時間到了他并沒有恢復怎么辦?
  一想到這一點。李力亨的冷汗潺潺而下,腦海中又泛起當年自己拿著凝神丹卻被藥堂幾個長老要走的情形,隨后出現的,卻是楊曦在一旁旁敲側擊的誘導他找楊晨麻煩的情景。
  “是楊曦。楊曦他勸說我這樣做的,說是給楊晨找點麻煩,給他點教訓。”這個時候。李力亨的怒火也被挑起,馬上發現了始作俑者。
  “楊曦?”李門主的腦海中閃過這個人的印象。似乎楊曦當時只是去了一趟純陽宮之后就回報說楊晨不肯加入太天門,隨后宗門就開始針對楊晨,莫非根源出在這個家伙身上?
  “原來是他!”李門主看了一眼李力亨,從一開始接觸李力亨,他就不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被人言語蠱惑也是正常的事情,說不得,也只能處置這個楊曦了。
  “楊曦違反門規。蠱惑少門主,送執法堂,處以極刑,以儆效尤!”處置一個小小的弟子,李門主甚至不用考慮什么得失,直接就下了命令。
  楊曦當然在外面伺候的人當中,門主只是讓他們滾出屋子,可沒讓他們離開。聽到門主在屋里的怒喝,楊曦頓時間有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軟了下來。旁邊不遠的楊瀾,也是面如死灰。門主的話,在太天門就是金科玉律。任誰都無法違逆。
  “且慢!”關鍵時刻,李力亨忽的開口,似乎有些膽怯,但還是把自己的話說了出來:“門主,楊曦是有錯,但弟子也有錯,不妨留他一條性命,弟子甘愿受罰。”
  和楊曦接觸日久,李力亨也有了一些開悟。如果這個時候不把楊曦的命保下來,以后還有誰會跟著他?誰還敢跟著他?
  李力亨出口的剎那,李門主也明白了李力亨的意思。這是李力亨刻意在建立自己的威信,身為未來的門主,這也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至少比以前唯唯諾諾要好上許多。
  和李力亨的未來相比,楊曦的死活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過門主的話也不能隨便收回,李門主只是冷著臉盯著李力亨,好一會之后才問道:“你確定要如此?”
  “是,門主!”李門主帶給李力亨的壓力不可謂不大,但李力亨顯然也是打算在此賭一把,一咬牙,很篤定的回答道。
  “既如此,楊曦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到碧波寒潭去閉關兩年,以儆效尤。”李門主決定給李力亨這個機會,至少剛剛的表現,他就很滿意。
  “至于你,既然做錯了事情,就必須要接受懲罰。”看著李力亨,李門主宣布了對他的處罰:“同去碧波寒潭閉關半年,這半年當中,好好的想一想,你到底是做錯了什么。”
  “是,門主!”李力亨急忙的答應。
  外面的楊曦和楊瀾,如同被抽了筋的一般,身體徹底的軟了下來。不過這次可不是被嚇的,而是死里逃生的那種慶幸和后怕。
  碧波寒潭閉關,這是太天門當中一項十分嚴厲的處罰。碧波寒潭常年冰冷,甚至比起極北冰原還要冰凍幾分,這還不算最厲害的,寒潭當中,每天的夜晚子時會散發出一股太陰寒潮,持續三個時辰,等閑的元嬰高手也無法抵擋這太陰寒潮。
  李力亨是金丹修為,而楊曦只是在楊瀾的幫助下剛剛才凝丹不久,兩人要抵抗這太陰寒潮,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在這處罰期間,他們是一天都不用想要好過了。
  楊曦很感激少門主的救命之恩,但同樣的,對于這個始終貫穿在整個事件中的楊晨更是咬牙切齒。想不到只是才剛剛給楊晨找了些麻煩,自家宗門竟然就開始處罰自己,這種不平等的處置,怎能讓他心服口服?
  經過這件事情,太天門對于楊晨賣出丹方,也并不如何的追究,當然,也沒有追究的理由。不過每一次李力亨修行的時候,必定有一個核心長老或者是門主在旁,時刻等待著他能夠和那位前輩聯絡上。
  當楊晨已經處理好丹方的事情,收到了應得的火種之后,李力亨終于從碧波寒潭的嚴厲處罰中離開,而且離開之后的第一次行功,就聯絡到了那位“靈界的前輩”。而李力亨,也馬上按照門主的吩咐,將捏碎了手中一直握著的一塊小玉牌。
  “修行不穩,神識太差,一年才能溝通一次,你太不長進了!”前輩似乎對李力亨十分的不滿,尤其是對一年才能夠溝通一次頗有微詞。
  李力亨不知道怎樣才好,但旁邊卻忽的傳來了一個聲音:“問問前輩,有沒有徹底解決你神識的辦法。”
  聲音十分的熟悉,正是一直關注著李力亨的李門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