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486 神秘的盒子(上)

成功連接之后,李力亨終于又暈了過去。沒辦法,一個小小的金丹后輩要面對一個靈界前輩的神識威壓,能夠撐到現在,已經是凝神丹十分給力了。
  醒來之后,李力亨不等李門主發問,在門主和一干等的心焦的核心長老們面前,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將自己和流風子前輩交流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一個字都沒有隱瞞。
  煉神丹的丹方,凝神丹的丹方,全部都寫了出來,交給了門主。甚至于連流風子指點李天成突破修行瓶頸的辦法也說了出來。
  這可是非同凡響的大事,跨界煉神大法終于能夠得以和靈界的前輩溝通,對于太天門來說,不亞于憑空得到了數百個大乘期高手。
  別的不說,凝神丹的丹方,和從楊晨手中拿到的一模一樣。既然藥堂的一群高手都已經認定這凝神丹丹方是真,那么靈界前輩的這番舉動,就很是讓人覺得〖真〗實了。
  況且,流風子前輩說的煉丹的關鍵一點都沒有說錯,就是要分心多用。只是這個最麻煩,除掉這個之后,別說四品煉丹師,甚至于一個三品煉丹師都能夠煉制出來。
  流風子的名號,在座的人倒是都聽說過,那是兩千多年前就飛升的一位前輩。可惜,包括那些太上長老們在內,沒有一個人和流風子有過交流。在他們加入宗門以前,流風子就已經飛升。只是在宗門的典籍當中有記載。
  煉神丹的丹方,更是被大家當做珍寶一般的留了下來。雖然暫時沒辦法煉制,但一旦能培養出一個煉丹高手,以后這就是本錢。
  至于說李天成的修行缺憾。被流風子毫不客氣的說給了李力亨聽,雖然李天成聽到的時候也有些臉紅,但是心中更多的卻是〖興〗奮。困擾多年的問題一朝有了解決方法。怎能不讓他開心?
  至此,已經沒有人再懷疑跨界煉神大法的真假。前面的一系列事情都已經說明這不是李力亨故弄玄虛,而是真的聯系上了靈界的前輩。
  最后的問題,卻還是集中在了凝神丹上。李力亨的神識問題,需要長期服用凝神丹,而有了凝神丹,還可以讓李力亨在和流風子前輩意識連接的時間變得更長,這對太天門來說,重要性是無可替代的。
  凝神丹如此的重要。但一干高層卻都傻了眼。太天門的藥堂,至今為止沒有人能夠煉制出哪怕一顆凝神丹來,所有的一切都是楊晨提供的。想要凝神丹,就只有找楊晨幫忙。
  而就在不久之前,因為流風子前輩的吩咐,李力亨還多服用了三顆凝神丹,想必日后還會如此的服用。這樣一來,李力亨本來需要治病的凝神丹就已經再度不夠用。
  怎么辦?擺在太天門高層們面前的問題。就是這么一個看似簡單但卻無比糾結的麻煩。
  楊晨這個家伙,在場的每個人都恨不能將之碎尸萬段,但現實卻是,如果在短時間內找不到另一個能夠煉制凝神丹的煉丹師的話,恐怕他們就算是再痛恨楊晨。也只能想方設法的保住楊晨,還要討好楊晨。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外事堂堂主毛啟的身上。
  毛啟堂主因為之前和楊晨的交涉,已經有幸進入了這些核心高層的行列當中。但是,看到眾人的目光,他還是忍不住一陣哆嗦。哪怕是元嬰高手,似乎也無法承受這種壓力。
  “我發過誓,再也不去找楊晨的。”毛堂主不等大家開口,就已經直接擺手。開玩笑,讓他再去找楊晨,那還不如到碧波寒潭閉關呢。
  “是心魔大誓嗎?”李門主的目光一直跟隨著毛啟的動作,不動聲色的開口問了一句。
  毛堂主立刻就有些垂頭喪氣。他當然不會拿這種事發心魔大誓,但門主的意思還不明白嗎?如果不是心魔大誓,那該去找楊晨的時候就得他去找。
  “咳,我看,還是盡力培養宗門的煉丹師吧。”毛啟不由得干咳一聲說道:“反正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凝神丹要消耗完,至少要二三十年的時間,如果到時候實在沒辦法的話,也只能去找楊晨了。”
  不管怎么樣,毛啟現在是不想要面對楊晨了。一次次的無法占據主動的接觸,讓他很不愿意和這個捏住了他們命門的家伙談判。非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想要去見楊晨的。現在能拖就拖,實在不行了再去。
  對毛啟的話,大家也不置可否,算是暫時同意了這個方案。但是,還有一個麻煩沒有解決,或者說是后患,是李力亨留下來的后患。
  不少可以定位楊晨位置的羅盤,至今流失在外。這對于楊晨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想打楊晨主意的人,就是因為無法找到楊晨的下落,有了這些羅盤,絕對能給楊晨帶來天大的麻煩。
  可偏偏現在楊晨如果出事的話,就意味著太天門也有了大麻煩。為了凝神丹,為了跨界煉神大法,為了太天門的未來,說不得太天門也得幫楊晨將這些麻煩掃除了。
  說到底,還是在給李力亨揩屁股,他之前做的好事,現在卻要整個太天門來善后。一群人盯著李力亨的目光都十分的不善。
  “不是我,是楊曦說給楊晨點教訓的,沒想要他死。”李力亨急忙的再次分辨道。在經歷了半年的碧波寒潭的面壁之后,他是再也不想經歷一次了,急急忙忙的把楊曦推了出來,責任全部都推到了楊曦的身上。
  “楊曦在碧波寒潭多加五年面壁!”李門主毫不留情的加重了懲罰。之前只是懲罰李力亨做錯事,沒什么后續麻煩。現在卻是要為之善后,責任不同,處罰自然也不同。
  還在碧波寒潭的楊曦,當然不知道自己的刑期又被加了五年。他現在還在一天一天的苦算著日子,每天忍受著寒冷徹骨無法抵抗的太陰寒潮,瑟瑟發抖。
  “把所有流出的羅盤追回。落到五大宗門的不用考慮,其他的,從那些買主們手上收回。”李門主飛快的命令道:“拒不交出的,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