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490 啞姑婆的厲害(下)

四女都已經和楊晨成婚數年,也早已成為了婦人,不再是原來的少女。面對這男子赤裸的身體,四女也只是臉色稍稍一紅,啐了一口,然后就變得若無其事。
  實在是這具身體太過于特殊,以至于讓眾女都打起了精神,仔細的觀察起來。楊晨甚至二話不說,直接上手,將這赤裸男子的全身骨骼都摸了一遍。
  “果然是經過三劫淬體,又經歷了大羅天劫的大羅金仙。”楊晨飛快的得出了這個結論,但是,讓他疑惑的是,雖然這個男子的軀體看似經歷了這些,但相對來說,并沒有達到大羅金仙的那種強度,很是讓人不解。
  “大落金仙就是這樣?”孫輕雪伸手捅了捅那個男子的軀體,很是有些不齒的說道:“還不如我們現在的軀體強啊!”
  幾個人都用神識探查過,這具身軀的確是有些不同,但要說是楊晨所說的大羅金仙的軀體,那大羅金仙未免也太弱了。
  楊晨的神識一直探進了男子身體內,仔仔細細的探查了一個遍。這男子的身體狀況一切正常,所有的部分都處于巔峰狀態,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如此的羸弱。
  男子一直沒有醒來,哪怕被眾人如此的折騰,也還是保持著原本的姿勢,安靜的睡著。
  楊晨查了半天之后,又發現了一點,這具身體沒有任何的靈力,空空如也。就仿佛只是一個皮囊一般。什么都沒有。
  用神識刺激,對方也沒有醒過來,而且一直是維持著那種平靜的呼吸,連一絲動的意思都沒有。
  這是什么情況,楊晨也弄不清楚了。一個明顯是仙界來的人,怎么會出現在凡間,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副模樣?
  第一個念頭,楊晨想的就是這個家伙從仙界降臨,是不是已經損失了所有的意識。
  這是很可能的事情,太天門用的接引陣法接引仙界的一個意識分身下界。本身的意識和記憶也要損失九成九。這還是在無數高手的護衛下,甚至于施術者本身都要損失數千年的修為才能做到這一點。
  而這個家伙,身上一點靈力都沒有,莫非是已經損失了所有的修為?同時意識也全部損失?按照這個情形。要不是有七寶琉璃盒保護的話,這家伙說不定早就停止了呼吸,身軀也化為了黃土,哪里還會讓他如此平靜的睡到現在?
  疑點很多,身體雖然經歷過大羅天劫,但是卻如此的羸弱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后面的這些都同樣是解不開的謎題。
  連續的查了差不多一天多的時間,楊晨能夠檢查的方面都檢查過了,得出的結論是,這家伙身上沒有半點靈力,身體也因為從仙界下界到凡間。變得羸弱不堪。神識沒有半點,甚至連意識都沒有。
  這個狀況,就好像是那些大門派為了接引上界意識分身下界而準備的那個傀儡,不同的只是那些傀儡是白癡,而這家伙連白癡都不是。
  一想到傀儡這個詞,楊晨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這家伙既然是這般的狀況,那是不是意味著可以用神識奪舍?
  奪舍的念頭一冒出來,楊晨就再也止不住。三清訣在龍元的催化之下,進入到了第四重境界,但是。楊晨自己知道,實際上自己的神識還是停在第三重的境界之上無法提升。
  受困于神識分裂的麻煩,楊晨后期一直沒有敢提升自己的三清訣修行。現在有這么一個沒有意識沒有神識沒有靈力但是大羅金仙的軀體,豈不是上天賜給自己的大機緣?
  只要自己神識分裂,分裂出來的神識在這家伙的軀體上奪舍。神識分裂的麻煩就再也沒有。而且這身體可是仙軀,修行資質不知道有多上佳。到時候豈不是一舉兩得?
  越想越是這個道理,楊晨也忍不住搓著手在地上徘徊起來。他的這番動作看的眾女很是不解,看著他走了好半天之后,這回終于是公孫玲問了出來。
  “有什么麻煩的決斷嗎?”公孫玲的話代表了大家的心聲。
  “有一個。”楊晨對自己的夫人,也不隱瞞這方面的事情,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番自己面臨的選擇。當然,三清訣事關重大,不能多說,只能說是自己的神識修行到了瓶頸,需要分裂。
  “神識分裂奪舍之后,哪個才是你?”公孫玲比較感興趣的是這個問題,同時也是最關注的一點。
  “當然我還是我,另一個只是分身而已。”楊晨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對你有什么影響?”高月關心的則是這樣做之后對楊晨的影響,一旦有什么壞結果,那可得不償失。
  不是高月謹慎,實在是凡間的功法聽說過有雙修的,但從來沒有聽說過會神識分裂身外化身的,這個境界也實在是太玄妙了一些,讓眾女也不由得有些擔心。
  “影響?”楊晨愣了愣,隨即笑道:“會提升我的境界。”
  “那還等什么?”孫輕雪直接替楊晨做了決定:“這么好的機會,而且還是一具仙軀,有什么可煩憂的?”
  眾女其實都是一樣的心思,既然對楊晨沒有壞作用,還能提升境界,這種好事當然要做。
  楊晨其實是被從仙界降臨的一具仙軀弄的有些患得患失,既憂心這仙軀下界的方式,又擔心后面會帶來的麻煩,被孫輕雪一說,頓時間也是一怔,隨即馬上放下了心事。
  是啊,這么好的機會,有什么可猶豫的?就算日后有麻煩,水來土掩,兵來將擋而已,自己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何必還要這樣束手束腳的過這一生?
  忽然之間,楊晨發現,自己自從重生以后,心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雖然說靠著重生的優勢做了不少事情,也在自己的復仇之路上走了很遠,但是,或許是因為在天庭的經歷,導致自己對于太天門很是忌憚,甚至于有些時候只會在背后暗算,而從來沒有站到對方的對立面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