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493 給你個密地(上)

在高月打造劍胚的第五個念頭,哮天就醒了過來。它已經完全的吞噬了龍珠,身形再次變大了一大圈,足足有數十丈長短。
  不過,在楊晨需要使用的時候,哮天永遠就只會是最適合楊晨手型的大小,永遠是飛劍的劍柄。
  石珊珊和孫輕雪的飛劍劍胚,都被哮天吞下肚去,徹底的消去了楊晨留下的所有痕跡。兩女歡歡喜喜的拿著成型的劍胚,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開始淬煉本命法寶。
  高月的龍角飛劍,本來就是自己打造的,所以完全不存在這個問題。基本上,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淬煉,兩支飛劍就可以真正的成為高月的本命飛劍。
  一家五口的本命法寶,除了楊晨的還沒有完全湊齊之外,其他的都已經有了著落。
  “這個烏龜殼,誰要?”臨走的時候,楊晨看著構成密地的巨大的烏龜殼,忽然問了一句。
  楊晨烏龜殼這個說法讓眾女都是齊聲的不依,楊晨不得已之下,這才換了一個口吻:“這個超強的防護兼攻擊法寶,誰要?”
  巨大的烏龜殼已經被煉制成了密地,但這密地經過數萬年的靈力滋養,已經強硬到不像話。正如楊晨所說,這是一個超強的防護法寶,因為有入口的那個劍陣,又是一個攻擊法寶,和楊晨當年的穹頂大殿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然大家都不喜歡烏龜殼這個名字。但是這么一個防護法寶卻誰都不會忽視。最終,密地還是歸年紀最小也最調皮的孫輕雪所有。
  不過,孫輕雪還是一直嘟著嘴,拒絕任何人叫這個烏龜殼。想了半天,總算想出一個自己滿意的名字,叫玄武盾。而且嚴格要求楊晨和其他三女再也不許叫烏龜殼。以后就叫玄武盾。
  對孫輕雪這個年紀最小的妹妹,大家都是寵溺有加。誰也沒有違逆她的意思,都笑著答應了。隨后孫輕雪才在楊晨的幫助之下,開始收取密地。
  任何堡壘,都是從內部攻占最簡單,收取密地也是一樣。截斷了密地的靈力供應之后,基本上就是予取予求。
  即便如此,孫輕雪也還是花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才將玄武盾完全的收取。經過簡單的煉化之后。變成了一個放出來之后能把全身都包裹住的防護法寶。
  而且在孫輕雪的堅決要求之下,楊晨也給玄武盾稍稍的修改了一下模樣,不再是烏龜殼的樣子,而變成了一個十分圓滑的半透明蛋形,總算是讓孫輕雪暫時滿意。
  離開密地還是要楊晨用法訣送出,就在楊晨打出倒數第二個法訣,正打算完成所有法訣的時候,忽的心念一動。讓孫輕雪將新得的玄武盾打開。
  孫輕雪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隨著楊晨的最后一道法訣打出,眾人頓時間再次出現在一開始進來的那個峽谷之中。
  不過,這時候的峽谷。可不像是來之前的那般平靜,而是充滿了殺伐之氣。眾人的身影一現形,周圍就是一通劈頭蓋臉的攻擊。
  幸虧孫輕雪已經把玄武盾打開,將眾人都籠罩在內,這些攻擊全部都落在了玄武盾上,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很明顯的是,這是陣法的攻擊。
  “誰?”石珊珊的雙眼一閃,一道凜冽的殺氣就爆發了出來。楊晨在和石珊珊成婚后,還是第一次見到石珊珊這樣的眼神。
  經過長時間在密地陣法中的配合,眾女已經相當的默契,齊刷刷的召出了飛劍法寶,然后分成了四個方位,盯著周圍。
  至于楊晨,不用眾女擔心,他提醒孫輕雪打開玄武盾,可見是早就發現了異常。況且,有身上變態的金鐘在,根本不用擔心楊晨的安危。
  “被人暗算了一次,也變得小心了?”一個陌生的女子聲音從外面傳來,帶著調侃的語調,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管師叔?怎么是你?”出乎意料的是,開口的竟然是石珊珊。聽她的口氣,似乎對方竟然還是碧瑤仙島的弟子。
  “怎么就不能是我?”被稱為管師叔的中年女子終于遠遠的出現在眾人對面,女子身邊,還站著一個看起來已經是很老的老婆婆,拄著拐杖,顫顫巍巍的樣子。
  “你竟然把啞姑婆也帶出來了?”石珊珊再次大驚:“管師叔,你就不怕門規處置?”
  石珊珊和對方在對話的時候,楊晨和其他三女誰都沒有插嘴。聽起來,這似乎是碧瑤仙島宗門內的事情,至少也要讓石珊珊和對方把話說清楚再說。
  “哼,只要你們不說,誰會知道?”管師叔冷笑一聲,看著微微發光的玄武盾,忍不住又是一聲譏笑:“看來,你們的烏龜殼還真不少,不過真以為這個就能擋住啞姑婆的殺手嗎?”
  “管師叔,你瘋了?”石珊珊再次沉喝一聲,帶著一股凌厲震撼,似乎想要將這個管師叔喚醒一般。
  “我瘋了?”管師叔狂笑一聲:“你真以為我瘋了嗎?”
  “為什么?”石珊珊不再多說,直接問了一句,臉色已經再次恢復了那種冰霜模樣。
  “為什么?哈哈哈!”管師叔又一陣狂笑:“為什么?當年我在碧瑤仙島,修行資質最佳,所有的資源幾乎任我使用,宗門上下幾乎將我看成似乎振興宗門的希望。可是,你竟然出現了,你這個丫頭片子,還是外山門弟子的時候,就讓所有人刮目相看,對你頻繁照顧。”
  “那些都是本該屬于我的,你憑什么搶走了我應該得到的一切?”說到這里,管師叔幾乎是咆哮起來,原本美貌的面孔,也顯得有些猙獰:“胡謙義為什么不把你殺了?還留下你一條性命?不過今天,我會親手拿回屬于我的一切,連帶把應該屬于你的也都搶過來!”
  眾人都是緊緊的盯著咆哮中的管師叔,很明顯,這個小心眼的高手甚至無法接受別人的資質比她更好。這種人,就算是修行在高,境界也不會怎么樣的。怪不得一直到現在還困在元嬰后期無法度劫大乘,這心性就決定了一切。未完待續。。